為慶祝建黨97週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從6月28日起推出12集大型廣播紀實文學《梁家河》,以極富有感染力的聲音、極為專業的音頻製作向海內外受眾奉獻精彩的“有聲版”《梁家河》。

   廣播紀實文學《梁家河》,是在陜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紀實文學《梁家河》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有關紀錄片和音視頻資料的基礎上改編錄製而成。作品講述習近平總書記在梁家河的知青生活,記錄梁家河幾十年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廣播紀實文學《梁家河》充分發揮廣播音頻特色與多媒體傳播優勢,由央廣十佳播音員主持人蘇揚、黎春傾情播講,作品語言樸實,情感真摯,製作精益求精,感染力強。作品在忠於原著內容的前提下,音頻版對語言表達進行了符合廣播傳播的可聽性再創作。為增加作品感染力,豐富聲音元素,音頻作品中使用了習近平總書記講話原聲。為適當突出地域特色,節目中還使用了陜北民歌、民間音樂等營造氛圍。 

 
第一集:近平回來了 

    2015年2月13日,農曆臘月二十五,上午11時許,三輛中巴車遠遠地停在梁家河村口外。車上下來幾個人,健步向村堥咱h。

    “近平回來了!”

    一聲驚呼,村民都向村口外跑去。

    習近平回到了梁家河——這個位於黃土高原腹地的小村莊,這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地方。算起來,他離開梁家河已經整整40年了。 

 
第二集:美味的酸菜 

   習近平說:“當年鄉親們教我生活、教我幹活,使我受益匪淺。我那時還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什麼都不會。後來都學會了,捍麵條、蒸糰子、腌酸菜,樣樣都行。那個酸菜很久不吃還挺想的。”

   2015年回梁家河,習近平和當年的“小夥伴”們一起吃飯,有一道菜就是酸菜。梁玉明說:“他可是吃了不少的酸菜和南瓜!” 

 
第三集:“逃離” 

    1968年12月22日,毛澤東主席發出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這句話一落地,全國1700萬青年學生——約1/10的城市人口,就響應號召,離開城市走向農村,開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人生歷程。

    青年習近平也成了這支遷移大軍中的一員,起點是首都北京,終點是革命聖地延安。

    不過,習近平離開北京更像是一種“逃離”。

    1962年起,年幼的習近平由於受父親習仲勳冤案的牽連,遭到歧視,在“文化大革命”中,家被查抄,他隨母親住到了中央黨校。習近平在《我是黃土地的... 

 
第四集:北京娃 村堳 

    像變了一個人,習近平努力彌合著北京娃和村堳蔽漁t異,而這意味著一種脫胎換骨的轉變。

    對於習近平來說,梁家河最難忍、最惱人的是跳蚤。陜北人叫它“虼蚤”。習近平皮膚過敏,跳蚤叮咬後用手一撓,就腫起了紅疙瘩,越撓越癢,痛苦不堪。石春陽當年和習近平一起勞動,從他挽起的褲腿下,看到過習近平身上被跳蚤、蝨子叮咬過的疤痕——他的小腿上到處是被咬過後腫起的紅疙瘩,有的剛剛結痂,有的痂被抓掉,往外滲著血水……

    習近平他們尋找著對付跳蚤的各種辦法。他們給炕上撒六六粉;進門的時候抖抖褲腳;有時燒一鍋... 

 
第五集:修身 

     習近平一面進行著他的農民化實踐,一面在書中汲取著精神、思想上的營養。

     “那個時候,除了勞動之外,一個是融入群眾,再一個就是到處找書、看書。”習近平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們這代人自小就受這種思想的影響。上山下鄉的時候,我15歲。我當時想,齊家、治國、平天下還輪不到我們去做,我們現在只能做一件事,就是讀書、修身。”

     在梁家河人的印象堙A習近平常看磚頭一樣厚的書,吃飯時在看,上山放羊時,手中還不忘拿書閱讀。

     那時因為不通電,天黑後不久,整個梁家河... 

 
第六集:我就是一個農民 

   到梁家河兩三年後,習近平已經能夠說一口流利的延川話,他與當地人一樣,把土豆叫“洋芋”,把饃饃叫“酶酶”。2009年11月,他到延安考察,仍能講一口流利的延川話。吃飯的時候,他問陪同的陜西省委書記趙樂際能不能聽懂“酶酶”是什麼東西,趙樂際說不知道,他解釋說:“‘酶酶’就是饃饃,白麵饃饃,也就是饅頭,是延川土話。”

   他熟悉梁家河的每一條溝、每一座山,熟悉梁家河村子堛漕C戶人家。2015年2月13日他回梁家河,即使40年沒有聯繫的人,他一見面就能認出來,大名、小名都能叫出來。

   他熟悉梁家河的飯菜。那天中午吃飯,他和彭... 

 
第七集:沼氣專業戶 

      1974年1月,黃土高原已進入隆冬,馬上就要過春節了,梁家河的鄉親們開始忙著準備年貨。

      習近平剛剛當選為大隊黨支部書記,他一直琢磨著能為改變梁家河的面貌做些什麼,琢磨著推動梁家河發展的切入點。

      靈感在苦苦思索中不期而至。一天,習近平正在翻看著報紙,當月8日《人民日報》刊載的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大辦沼氣的兩篇報道深深地吸引了他——如果我們這兒也能用沼氣煮飯、照明該多好啊!

      梁家河地處偏遠,燒煤要到百里外的煤礦去拉。一直以來,群眾為了燒火做飯大量砍伐樹木,造成... 

 
第八集:要為人民做實事 

    從梁家河到文安驛,一個來回30多堙A社員買日用品步行去一次得花大半天時間。這個事一直讓習近平惦記著。梁家河普及沼氣後,他就謀劃著給村堣H辦更多的事。

    村子埵酗H會鐵匠手藝,習近平想:“何不讓他發揮特長,服務村民,為村民打農具、修農具?”於是,梁家河蓋了一間打鐵的“小車間”,成立了鐵業社。

    按習近平的謀劃,鐵業社實行定額管理,完成定額任務後還可獲得提成。鐵匠和農民一樣記工分,免費給社員修理農具,額外製造的農具可以賣給縣堛犒A副產品公司,增加集體收入。 

 
第九集:淚別梁家河 

   1969年年底,跟習近平一起到梁家河插隊的知青王燕生當兵走了。其後,不斷有知青離開。

   返城的閘門打開了。1971年,國家開始在知青中招工、招幹、招生、徵兵。每年有千余名知青通過這些方式離開了延安。到1976年年末,留在延安的北京知青只剩下918人。

   1973年,習近平試圖叩開返城的大門,他希望上大學讀書深造,畢竟讀書是他最大的願望。

   這年,習近平和武暉一同去縣堸悒[了考試,習近平選擇的目標是清華大學。當時錄取的方式是考試加推薦,家庭成分是其中最為關鍵的因素。 

 
第十集:要做行動上的巨人 

    “鐵鎖”是武暉的小名。

    “來,小朋友,進來進來!”窯洞內,知青對著窯洞門外的武暉輕聲叫著。

    武暉沒有動,衣衫破爛的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其實也不是小朋友,只不過身材瘦小,顯得小罷了。

    那年,武暉14歲,比習近平僅僅小一歲,在知青到來之前,他剛從學校回到梁家河。他是一名初中生。

    武暉沒有進去,站在門口聽他們說話。他看知青,如同在看一個新世界。 

 
第十一集:家家戶戶過上了好光景 

   改革開放讓梁家河村民過上了好日子。

   劉瑞蓮小名“爭氣兒”,曾是一個苦孩子。在她的兒時記憶堙A她和弟弟妹妹夏天幾乎沒有穿過鞋,晚上四個娃娃合蓋一床被子,就連吃頓白饃饃都是奢望。

   17歲那年,劉瑞蓮嫁給了梁家河村民鞏政福。婚後的生活依舊艱難,一家人的飯桌上仍是少不了野菜。劉瑞蓮說,在能吃的野菜中,一種叫“洋腦梢”的植物葉子最難吃,嚼在口中扎乎乎的,吃在胃堮齯々ㄓF。她一吃就脹肚子,連著吃上幾天手和臉就腫了。 

 
第十二集:走進新時代 

   2017年10月18日,梁家河的村民們齊聚村黨支部,期待著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勝利開幕。

   北京人民大會堂的掌聲不斷,梁家河村黨支部會議室同樣迴響著熱烈的掌聲。

   聽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報告後,村民們感覺句句都說到了心坎上。

   “咱不能忘了過去的苦,不能忘了今天的好光景是咋來的!”

   “用總書記的話說,這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終’。”